Saturday, November 19, 2011

毕业啦~

今天终于正式毕业啦,
参加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毕业典礼,
心情非常的兴奋,
虽然过程有点折磨,
不过还是高兴的,
跟一群死党一起毕业,
再也没有比这更兴奋的了~
接下来就让照片说故事吧~!!!













大家都很认真看镜头













毕业典礼的传统-丢帽子~














与爸妈的合照














同窗们~













毕业快乐^^

Monday, October 10, 2011

愤怒~

真的忍无可忍了,
虽然很早以前就想写部落格,
可是一直没有心情。
今天的Presentation,
我不知道是我的组做得太差,
还是老师对我的组的期望太高。
星期六练习的时候她对我们很满意,
可是今天,
她说“I expect more from you, and honestly, I'm not happy with your performance。”
真的有那么差吗?
我已经照指示,
把该做的都做了,
现在竟然说期望更多的表现。
虽然很火大,
可是还是尽量压抑自己的情绪,
用笑容带过。
另外一个让我头痛的事是Lecturer cancel class竟然没有知会我这个班长,
搞得我一个头两个大。
还好刚才已经化悲愤为食量,
现在好多了~
下星期一的Presentation不能在输给人家看了,
我要做到最好,
做得比老师期望的更高~!!!

Saturday, September 17, 2011

Homesick

这次有点太早回去吉隆坡,
结果心情有点摇摆不定,
是想家的关系吧。
每一次的离开,
就会越不舍得爸妈,
想念家里的一切。
KL的生活好空虚,
每天除了movie跟drama,
就好象没东西做了。
人生真的是那么无聊吗?
或许这只会持续几天但还是很难受,
只想赶快调整好情绪开心过日子~

Monday, July 25, 2011

Diploma生涯

那一年,
懵懂的我莫名其妙的就这样踏进啦这所“红砖学院”,
由于中学同班同学都有各自的选择,
我独自一人来到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-吉隆坡。
虽然说是跟表哥一起来,
由于我们就读不同科系而且没什么交往,
所以我在学院里是过着“独行侠”的生活。
刚开始几个星期一直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,
幸亏那时有一个中学同学与我传短讯,
我的日子才没那么难过。

由学校开学第一个学期刚好是五月,
开学过不久就是我的生日了。
我永远记得那一天,
那一天是星期五,
我像往常一样去上学,
然后放学回家,
那是我过得最平凡不过的生日了。

后来,慢慢的就认识了班上同学,
开始结交来自不同地区的新朋友,
学院日子开始过的有趣了。
 

第一学年的7月,
我搬出去跟同班同学住,
那段时间可说是我的“心灵成长”,
那个家让我体会了种种不一样的情感,
刚开始的陌生,
慢慢的熟悉,
情绪不稳定,
然后发生了误会,
承受着全部同学异样的眼光,
勇敢地面对面说清楚,
到最后的离开。
这些都是在同一个时段发生的。

第2年的5月,
我又搬家了,
结交的朋友更广阔了,
相处得还不错,
这个家也就是我住到现在的家,
这个家永远都这么的热闹,
考试,聚会,温习功课,都会在我们家聚集。
这个家又让我上了一些宝贵的课,
我学会压抑自己的情绪,
生气的时候选择沉默,
伤心时向人诉说,
开心时就说出来大家分享。
我也学会忍让,
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也只不过是迁就罢了。
转眼间已经到了Diploma的最后一个学期了,
回头看看,
这三年我的确经过了不少的风风雨雨,
很庆幸这三年的经历都是值得开心的。
第一年的约旦我跟现在的室友一起倒数,
那天晚上我们连看两场戏,
更在金河广场玩得超疯狂,
身上被喷的满是Spray,
更狂喷那些不认识的陌生日。




第二学年与室友组队参加了PaintBall比赛,
第一次参加的我们竟然侥幸地打进半决赛,
最终夺得第4名。
虽然满是伤痕,但我觉得很开心,
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回忆。

后来我也跟中学同学到Pulau Langkawi去玩了3天2夜,
认识了大学的新朋友,
在岛上玩的不亦乐乎,
唱着那个奇怪却很开心的歌曲。




在最后一个学期,
跟着同班同学到马六甲游玩,
那是我最开心的旅游了,
吃喝玩乐通通有。





还记得星期天是我的生日,
我很低调的隐瞒了起来,
没告诉同学,
可是他们还是知道了。
原本打算在星期天回去吉隆坡的我们,
突然就跑到了“波德森海滩”。
我们在那里结束了我们的开心之旅,
那也是我过得最开心最难忘的生日了。



在最一个学期,
我们更参加了7公里的马拉松赛跑,
那一天,
我们全部都累垮了。

最值得开心的事,
我们终于拍了一张班级照~!!!

这些都只不过是一些比较特别的事情,
至于那些逛街,聚会的故事我就不写了。


Diploma就快结束了,
有种不舍得感觉,
担心以后不会再跟大家见面了。